土木建筑网首页 > 学术活动 > 专家访谈 > 唤起千年古城记忆为西安铸魂的建筑大师张锦秋先生

阅读 172 次 唤起千年古城记忆为西安铸魂的建筑大师张锦秋先生

摘要:张锦秋先生的艺术创作生涯已经走过了五十多个春秋。她工作勤恳,成果累累,其建筑创作内容丰富,风格多样,融经典风范与时代精神为一炉,浑厚典雅,集“自然人化”与“人化自然”为一体,和谐端庄,作为建筑艺术,其影响力早已超越市疆国界,不仅是西安的骄傲,是中国的骄傲,也是世界的骄傲。...

唤起千年古城记忆为西安铸魂的建筑大师张锦秋先生


张锦秋先生的艺术创作生涯已经走过了五十多个春秋。她工作勤恳,成果累累,其建筑创作内容丰富,风格多样,融经典风范与时代精神为一炉,浑厚典雅,集“自然人化”与“人化自然”为一体,和谐端庄,作为建筑艺术,其影响力早已超越市疆国界,不仅是西安的骄傲,是中国的骄傲,也是世界的骄傲。

长安筑梦,激活古城千年记忆

城市建筑承载的是人类生活和工作的功能空间,同时影响着人类的思维和情感。意大利著名作家伊塔洛•卡尔维诺的小说《看不见的城市》揭示了城市的结构如何改变个人的行为和人类的心灵,他说:构成一个城市,“是她的空间量度以及与历史时间之间的联系。城市就像一块海绵,吸汲着这些不断涌流的记忆的潮水,并且随之膨胀着。”

古罗马建筑师有这样的说法:评判一座建筑的重要性,主要看它的形式和在城里的位置。例如各种神庙与形式多样的教堂就是西方历史城市中的重要建筑。张锦秋先生的作品除了具备这两个因素外,还具有强烈的文化感召力。这些作品对于西安,如同一把万能的钥匙,激活复苏了西安沉寂千年的历史记忆,又像一根神奇的魔杖,重新点燃了西安市民热爱家乡城市的激情。

在西安,当人们徜徉在风光旖旎的曲江池畔和巍峨肃穆的大雁塔旁,无不陶醉在周边精美的建筑群与名胜古迹和谐共生所带来的愉悦中,自然而然地增加了对西安的热爱和眷恋。

由于这个原因,如今在西安,只要一提起张锦秋,完全可以用“家喻户晓、妇孺皆知”来形容其知名度。祖辈几代长居西安,我完全理解西安人对她的崇敬、喜爱和感激的心情是多么真挚。一位中央领导也不无羡慕地说:“西安有个张锦秋!”

张锦秋先生为西安树立了一系列的标志性建筑,为西安城市规划和建筑设计的系列原则和方法出谋划策,为西安名城保护和特色彰显发挥了引领作用,为中国建筑现代化作了有益的探索,为中国建筑文化复兴做出了卓越贡献。她工作、生活在西安,把美丽人生和杰出作品都呈献给了西安。她在各种场合经常这样说,她要感谢西安,感谢西安人民,是西安给了她的创作灵感和实践机会。

正是与西安和西安人民五十多年的感情互动以及文化互动,成就了大师作品中深刻的文化理念和强烈的艺术追求,也帮助西安尽快实现“重振汉唐雄风、再建国际都市”的希望和梦想,为古都增添新的荣耀与辉煌。

传承文化,为百姓寻唐

张锦秋先生对西安的贡献,不能不从西安的历史说起。了解一点西安的历史,就能理解西安对中国文化生成演进的重要作用,也能理解西安人普遍存在的难以释怀的浓郁历史情结。了解了这些,就能体悟张锦秋先生对西安当今和未来的意义。

如果你是西安人,那你再熟悉不过;如果你来过西安,这些地方你一定听过:陕西历史博物馆、阿倍仲麻吕纪念碑、大唐芙蓉园、钟鼓楼广场、唐华宾馆、唐歌舞餐厅、唐艺术陈列馆、陕西省图书馆、大明宫丹凤门、长安塔……它们无一例外都是建筑大师张锦秋先生的作品,她与西安这座古城已经融为一体。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西安的两大工程成为“造福后代”的壮举:一是全面整修古城墙,二是引黑河水进城。与此同时,由张锦秋先生主创的青龙寺空海纪念碑院、大雁塔景区“三唐工程”和陕西历史博物馆相继竣工,引起国内外普遍关注。

当时谁都没有想到,这三项具有显著“唐风”色彩的工程会成为后来西安“重振汉唐雄风”的标志和底气,并成为落实中央提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一条得力注脚。

张锦秋先生的这些后来被称为“新唐风”的系列建筑独得西安人青睐,其缘由在于西安人有极浓郁的历史情结和极强烈的文化追求。

西安人的历史情结有两个特点:一是对这座城市历史曾经有过的辉煌十分自豪;二是为这座城市后来的凋零感到十分郁闷。这两个特点叠加在一起,就会变成一种强烈的奋发图变的情怀。

这种情结和追求,当然源于西安是座享誉世界的历史文化名城,她有其独特的城市发源、发展经历,有独特的文化历史。中国有许多历史都城,每一个历史都城都可以代表一段中国历史。西安,代表西周、秦、西汉、隋、唐这几个中国封建社会处于上升进取时期的历史,前后约一千二百年,无疑是中国历史都城中的翘楚。唐代文化从根本上定型了西安。今日西安地面、地下唐代文物遗存最丰,唐文化影响也最大,在一定意义上,称西安为“唐城”亦不为过。在国外城市中,华人聚集的地方被称为“CHINATOWN”,但华人还是喜欢译为“唐人街”,因为中国历史上的唐朝至今为国人引以为骄傲。

唐朝无疑是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时期。都城长安城规模宏大,七倍于现存的西安城墙圈内的面积,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人口超过100万的特大城市。巍峨壮丽的建筑、雄浑齐整的布局、博采兼容的气度,加上唐王朝无比强盛的国力,孕育出丰富精湛典雅的文化,涌现出无数飘逸俊秀的人物,名副其实地成为万国仰慕的国际大都会。盛唐文化的出现标志着以中国文明智慧为代表的东方文明在当时世界各类文明中处于领先地位。这当然是西安文化史上最壮观的一页。

唐文化是一种高容量、高能量的文化,尽管已相隔了千余年,今天国人谈论起来仍有一种烈焰灼人的感觉。这种感觉类似西方人谈论起古希腊古罗马文化时不由自主就流露出崇敬、神往的心情。

著名艺术教育家陈师曾先生说过一句很值得寻味的话:“传统,传统,不‘传’无以‘统’之,不‘统’无以‘传’之。”西安政治文化地位的失落,造成西安文化在“传统”上产生理想与现实的巨大心理矛盾:该“统”什么,该“传”什么,已经失去目标,失去动力。而且,对当地的社会心理和社会意识也带来重大影响。这就是近千年来始终困惑西安的那种剪不断、割不舍、摆不脱的所谓“历史情结”。

现在盛唐远去,然而一个城市的历史记忆不会轻易被抹去,希图“重振汉唐雄风”一直是西安人的梦想,一个城市的历史记忆不可能自动“跳”出来,它必须借助一些遗址或符号才能显现。我曾在现场眼见张锦秋先生在一次央视访谈节目中手绘了从大雁塔、城墙、城楼、钟楼到大明宫含元殿那条美丽的天际线,正好是西安古老的城市记忆。回头再看她在西安的系列建筑,会发现她完美地将优秀传统与现代精神相结合,并且为它们赋予了新的意义,成为呼唤城市历史记忆的新符号,为重振西安文化精神注入了“满满的正能量”。在陕西历史博物馆、大雁塔南广场、大唐芙蓉园、大明宫丹凤门、临潼华清城以及大唐西市等等这些建筑面前,人们直接感受的是“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那种恢弘大气,仿佛“梦回大唐”,谁能不为之自豪?而且,这些建筑只能出现在西安,也只有西安才能赋予这些作品以伟大的意义。因为,只有西安才是名副其实的“唐城”。

文化复兴,为西安铸魂

一首脍炙人口的军歌中有这样几句歌词:“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张锦秋先生作品的创作力量,应当就是来自这样的“大地”和“希望”。

改革开放和西部大开发,西安才重获天时地利人和,得逢“旧貌换新颜”之大好际遇。三十多年来,西安迎来了自唐以降历史最好的时期,城市面貌日新月异,人民生活不断改善,社会心理与时俱进。张锦秋先生的建筑创作也迎来了果实累累的鼎盛时期,实现了与西安发展的同步与互动。这也使张锦秋先生具备不同于其他建筑师的机遇和优势,她的创作得到了肥沃的土壤和充足的阳光,绽放出鲜艳夺目的花朵,取得了骄人的成果,令西安和西安人一扫颓窘,扬眉吐气。

因为改革开放伊始,中日恢复邦交,日本与西安的第一个合作项目就是青龙寺空海纪念碑院的兴建。正是这个项目,给了张锦秋先生思考“新唐风建筑”的初次尝试。接着,西安又与日本合作兴建“三唐工程”,她主持设计了的唐华宾馆、唐歌舞餐厅和唐代艺术博物馆。特别是“三唐工程”这一组建筑匠心独运,巧夺天工,充分表现中国经典的空间关系理念和园林山水布局,通过众星捧月、奔趋呼应的建筑和意境丰富、韵味饱满的庭园,映衬、烘托恢弘雄伟的古塔,形神兼备、刚柔相济,与大雁塔周边文化历史环境浑然一体并锦上添花。

随着全国经济形势的好转,作为实现周恩来总理遗愿的陕西历史博物馆的项目提到了国家计划委员会的议事日程,被列为国家“七五”计划中的重点工程。张锦秋先生不负众望,带领她的创作团队出色地完成了这座象征“陕西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的宏伟建筑,成为古都西安的新地标。这是我国兴建的第一座现代化大型国家级博物馆,具有浓郁的民族传统、地方特色和鲜明的时代精神。陕西历史博物馆被评为“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

1984年国务院批复了西安第二版城市总体规划,明确提出西安在今后的建设中“要保持古城风貌”。西安市领导提出“保护古都风貌要保护古建筑,突出古建筑”,及时制定颁布了古建周边限高等地方法规。但符合西安古都风貌的新建筑究竟应是什么样子,正是在这个时刻,张锦秋先生主持设计的“三唐工程”和陕西历史博物馆让全市人民耳目一新、精神振奋,这些建筑的杰出贡献在于为西安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指出了方向,成为典范。

进入2000年后,时代在进步,西安在发展,对历史文化名城进行系统保护和特色彰显。这也使张锦秋先生的建筑理念和建筑实践得以在更加广阔的舞台上展现发挥。她一步一个脚印,每一个脚印都是那么踏实有力,从曲江大唐芙蓉园、大明宫丹凤门遗址博物馆、大唐西市,到世园会长安塔、临潼华清宫广场,她主持设计的每一项建筑,都为西安的发展增光添彩,带来新的辉煌与荣耀。

美国著名学者刘易斯·芒福德说过:“建筑是永恒的文化舞台。”许多建筑需要经过岁月河流的冲刷才能成为历史性建筑,但有的建筑一诞生,就是历史性建筑。这自然是由于这样的建筑承载着历史的重托,开辟了历史的新篇章。张锦秋先生“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她的作品已经成为历史经典。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西安的变化自然会引起国人的关注。近几年,西安的新形象频频在央视春晚和各项庆祝活动中出现。备受瞩目的2016年央视春晚,西安和泉州成为两大分会场,同年央视中秋晚会,西安成为唯一主会场,地点就在张锦秋先生设计的大唐芙蓉园,让全国人民“天涯共此时”,沉浸在仙乐与美景完美结合的艺术享受之中。这个场景无疑会让国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和谐建筑,助力西安走向世界

西安的崛起,吸引了国内各大城市的目光,也开始吸引世界的目光,给大家带来不断的惊喜。如今的西安,一扫千年颓势,焕发勃勃生机,古代文明与现代文明交相辉映,老城区与新城区各展风采,人文资源与自然资源相互依托,山川秀美,古风浓郁,远景恢弘。当许多城市建设陷入“千城一面”怪圈时,西安以崭新的形象、以鲜明的特色重新崛起于中国城市之林。

当西安南部大雁塔、曲江池周边面貌一新之后,在西安北部也因大明宫遗址公园的建设而变得生动。公园最醒目的标志建筑正是张锦秋先生设计的丹凤门遗址博物馆。在西安的西部,出现了与著名唐塔——荐福寺小雁塔相呼应、以“天圆地方”取意造型的西安博物院和彰显“古丝绸之路”商旅文化的大唐西市,整体规划和建筑设计均出自张锦秋先生之手。在西安的东部,以治理、修复“八水绕长安”之浐河灞河流域生态为宗旨的城市新区——浐灞生态区建设正有条不紊地顺利推进。2011年,西安市在这里承办了以“天人长安,创意自然,城市与自然和谐共生”为主题的世界园艺博览会。张锦秋先生精心设计的“长安塔”就矗立在园子的最高处。

“长安塔”不仅是园子里最大的亮点,更是东北城郊最大的亮点。我曾乘坐直升飞机从空中俯瞰园景:最美丽的是园中的水景,最壮观的自然是长安塔。它俨然是全园的核心,全园的灵魂,像是乐队的总指挥,统摄着整个园子的韵律和脉动;同时,它又是全园的标志,雄浑大气,升华了西安作为“华夏故都、山水新城”的理念。没有长安塔,整个园子的建筑便显得零散无主。长安塔的造型承古开新,雄浑大器,简朴高雅,得到各方一致好评。

黑格尔评述艺术形象时喜欢用“这一个”的特定概念,以示与众不同。长安塔就是典型的“这一个”:它的造型、尺度、材质和工艺制作,只属于这里;其他现存的古塔,如果移位摆放在这里,都会变得不伦不类。

从文化解读的角度,我这里还想说一点,长安塔将给这里带来长久的安祥。塔这种佛教特有的建筑传入中国两千年,一是造型中国化了,二是内涵也多样化了。除了舍利塔、藏经塔及各种纪念塔,中国民间更看重的是风水塔,保一方平安。长安塔地处泾渭浐灞四水交汇之地,立宝塔镇水,符合中国社会传统心理。这也是张锦秋先生为祝福西安美好远景的一份厚礼。记得鲁迅说过: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张锦秋先生充满浓郁中国古典特色的建筑,正帮助西安走向世界。这些建筑与古老长安的历史和文化血脉相连,又充满自信地容纳了现代,创造出不朽的繁华。

文学理论中有一个观点:风格就是人。许多人对张锦秋先生的作品称之为“新唐风”。这个提法最早出自吴良镛院士为张锦秋先生《从传统走向未来》一书撰写的序言。据我所知,张锦秋先生并未刻意求之,她更认同和倡导、秉持“和谐建筑”的理念,强调建筑与城市和谐、建筑与自然和谐、建筑与人和谐以及建筑与建筑之间的和谐,等等。

在仔细阅读了有关研究评论资料后,我赞同张锦秋先生的结论:她的建筑艺术风格是“和谐建筑”。无论从她设计的黄帝陵祭祀大殿到延安革命纪念馆,还是陕西省图书馆、美术馆和群贤庄住宅小区,显然不能用“新唐风”来概括。同时我也赞成“新唐风”的说法,但正确的表述应当是这样子:张锦秋先生“和谐建筑”中有一部分是“新唐风”。但无论是“和谐建筑”还是“新唐风”,都是与实际相结合、与时代共进取的具有开拓创新的设计理念,用时下通俗的话讲,就是“接地气”。

城墙守护人,打造城墙和谐未来

张锦秋先生相信,做一名建筑师,要熟悉并尊重一个地方的历史和文化。西安是丝绸之路的起点,是中华民族的精神故乡,至今保存着伟大的遗址、完整的城墙、重要的古迹,而同时它也是西部重镇,是我国现代化建设中西部大开发的中心城市,现代化建设正在迅猛发展。可以说这片古今交融、新旧相辉的热土,成为了她进行建筑创作的广阔背景,而“和谐建筑”的理念就由此而萌生。

作为中华文明的重要精神标示之一,西安城墙是中华民族历代经略中原和西北的精神与物质载体、永久的文化记忆。张锦秋先生一直关注着西安城墙的文保工作,见证了城墙三十年保护历程,她曾参与城墙箭楼复建,多次为南门城墙综合治理工程出谋划策。在西安城墙·南门历史文化景区全新亮相后,张锦秋连连称赞南门巨变:“南门工程让历史遗产保护和现代城市建设有机结合,实现保护与发展和谐共生,赋予古城以新的生命力。看到古城保护、箭楼复修、城河整修得如此正好,我的精神为之一振!”

如今,在西安打造具有历史文化特色的国际性现代化大城市的进程中,西安城墙也在向世界级精品旅游景区这一目标全速奔跑,如何让西安城墙在保护中得到更好发展,西安城墙历史文化研究会名誉会长张锦秋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说过:西安城墙保留得非常完整,西安北城墙应该是经过时间长河之后我们能触摸到的最原初的陕西历史文脉。在保护好这些珍贵遗产的基础上,也要赋予她新的生命,在大力保护的前提下,与现代文明和谐统一。保护西安城墙,最重要的是保护历史遗存的真实性和综合性,真实性就是保持她最初作为防御工程的原有面貌,但可以在新时代下拓展它的综合性,比如西安城墙上每年都会有灯展、马拉松比赛,我们要赋予历史遗存新的生命力,而不是改造。

现如今,西安城墙周边保留着很多与传统建筑空间和谐统一的建筑群落,顺城巷里的古风店铺、书香满溢的书院门、市民百态的环城公园,西安城墙与周边建筑共同组成的“群落”相辅而行、互增意趣,其实也是符合张锦秋先生“和谐建筑”的理念。

每座古城都有独特的韵味儿,西安就以十三朝古都的历史记忆成为很多人心中最想一睹风采的胜地,而西安城墙则是西安一张亮眼的名片。面对现代都市文明的冲击,西安城墙这座我国保存最完整的古代城垣建筑,正在走出一条在保护与利用中传承中华文明的涅槃之路。

气逾霄汉的城墙、雕梁画栋的城楼、波光潋滟的护城河构成了严密的防御体系,西安城墙因“守护”而生,也将因“守护”焕发新生。张锦秋先生的“和谐建筑”是守护城墙强大的理念支撑,而我们每一个人也都是守护城墙的一分子。

墙是砖瓦,不会说话,却有台词,那些为城墙撰写命运剧本的,该是有着怎样格局和胸怀的人,才让西安城墙在历史的风云变幻中,奇迹般地走到了现在?于是后来每一个到过西安城墙的人,都会被它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美学价值、科学价值惊艳而发出喟叹。同时,以西安城墙为核心延伸而出的城河、城门以及这座四方城中心的钟鼓楼,都在保护与利用中让这座城市的历史文脉得以延续。

所以,西安城墙,不仅是一种文化存在,更是西安的精神象征,在一代代守护人的保护下,像一块方方正正的实体大印,矗立在中国国土上,提醒我们,什么是真正的不朽。

以上信息由CCRRN文径网络设计整理

原标题:城墙守护人之张锦秋——长安寻梦、文艺复兴与和谐建筑

本文来源:中国古城墙网    文径网络数据中心:刘红娟 尹维维 编辑    刘真 方俊 审核

特别提示:本信息来自网络,如有版权及知识产权问题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