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木建筑网首页 > 学术活动 > 专家访谈 > 赵元超建筑大师畅谈一生经历年迈即将回到真实平淡生活

阅读 746 次 赵元超建筑大师畅谈一生经历年迈即将回到真实平淡生活

摘要: 赵元超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中国建筑西北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总建筑师,1988年研究生毕业,参加工作到今年已整整三十年,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四十年,我们这一代建筑师无疑是受惠者、获益者。...

赵元超建筑大师畅谈一生经历年迈即将回到真实平淡生活之中

    赵元超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中国建筑西北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总建筑师1988年研究生毕业,参加工作到今年已整整三十年,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四十年,我们这一代建筑师无疑是受惠者、获益者。

    对于我自己来说每逢8总是不太顺,1988年一毕业赶上了治理、整顿、改革、提高的重整期,设计院几乎一片萧条,个人却自在悠闲,特立独行,我一边在做革命老区几个不大的项目,一边还可看看书,做自己喜欢的事,按时上下班,很少加班。周而复始,平淡无奇,我也开始怀疑这是我一辈子要经历的工作状态吗?在邓小平南巡前夕,1991年我赶上下海潮去了海南,也是建筑界最早的一批赶海人,之后又去上海,从此就像坐了趟特快列车一直行驶到2018年,期间也有几次想跳车的念头,但不知车速太快还是车内舒适总舍不得下车。

    到了2018年,干了多年的几个大项目相继流产,如同谈了多年恋爱的恋人突然分手,而且没有理由,让你欲哭无泪。我也深感建筑行业需要规则,对越来越弱势的建筑师要有保护、要有关爱,否则有多少建筑师能凭情怀坚持到底,奋斗一生。

    2018年春节我们一家人到外地旅游,每个城市的夜景都分外妖娆,我也深深陶醉在城市美轮美奂的景色之中。今年也是我出国最多的一次,上半年去日本和新加坡,接着又去了德国和美国,使我有机会静下心来比较中外的城市和建筑,老实说差距不是一点点,光鲜的外表之下,缺少人文关怀,缺少内涵和精神,缺少精湛的技术和对建筑文化的永恒追求。我们至今尚没有找到一个好的机制去发展城市,很难说我们已全面超越。

    2018年的最后一个月,当北方开始下第一场雪的时候,我从上海来到三亚,参加人社部组织的专家疗养,一路风光无限,享受着短暂的尊重。遥想1994年我是违背领导的旨意,着从海南来到上海,24年过去,人生又开始了一个轮回。

    回想起从1991年开始与海南的不解之缘,尽管忙忙碌碌,我在海南没有一个房子盖起来,但无论如何应该感谢海南,它使我脱离物质的贫困,在海南期间我有了儿子,由于在海南的原始积累,我在经济上没有太多负担地投入工作,敢于不计报酬地从事自己心爱的职业。

    来到海口,我徘徊在昔日常去的龙昆北路,我们做的项目大多集中于此,什么外贸大厦、烟酒大厦、旭龙大厦,几乎寻不到当年的踪影,这里经过多次的城市设计,但现实依然是各自为政,毫无章法,房地产彻底绑架了政府。建筑师绝大多数是纸上谈兵,坐而论道,可惜了这么多优秀人才到海南,奋斗的成果却差强人意。

    我所呆过的秀英农垦二招,现在看起来特别破烂,原先感觉尚可的新南洋酒店,现在看起来那样的破落,不知是我眼界提高了还是它真的不行,昔日经常散步的街道被高架桥所分割,但坐在汽车上通过秀英快速路的感觉还不错,看来我们奋斗二十多年是为汽车建了一座城。

    这次来海南度假,我还到了儋州,在这里我们设计过一个别墅区,两种户型,估计也没有建起来。洋浦港倒是有模有样,我曾设计过这里的一个总部,我三十岁的生日是在这里度过的,我的同事特意告诉甲方关照一下,晚上我们住在美军打伊拉克退役下来的军营,我住的是连长战时的居所,一室一卫,当时感觉真好,当兵打仗也能住这样好的房子,完全和红军天当房、地当床、风餐露宿的境遇不一样。当然我这次一路所住的度假型宾馆,已经过于豪华。在儋州还参观了东坡书院,其中他写的一首诗印象深刻,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反映了他四海漂泊的心境,我们应该是幸福的,可以脚踏实地为一个城市、为行业添砖加瓦、有点贡献。

    三亚的变化真大,我1993年第一次来三亚,甲方是骑着摩托车来接我们的,依稀记得是设计一个商住楼,当时对三亚的印象就是大东海亚龙湾,几乎记不起三亚的任何建筑。之后,参加过三亚火车站的评审,如今才见了它的真面目。

    这次疗养我带了一个大包,其中有十本书,希望一天能读一本,但还没到海口,就接到通知要参加陕西最美科技工作者的授奖大会,第四天又飞到青岛参加一个学术会议,从炎炎夏日到冰天雪地,完全冰火两重天。

    实际上建筑师放不下自己的专业,每到一个酒店都希望把建筑上上下下看个遍。建筑师不想管别人,也不希望别人管他,是一个特立独行的行业。我是在128日上午,在海南听到陶郅去世的消息,尽管有所准备,却仍感突然。陶郅1977年上大学,完整体验了四十年的改革开放历程,我想他在临危时还这样拼命,真是一个酷爱建筑的达人,这次在广州特意参观他的书法篆刻展,更能体会他对建筑文化的理解,他书写在大地上的书法和篆刻在土地上的建筑将永留人间。我的另一位朋友洪再生也在不久前去世,也许他们是幸福的,可以不在为理想和现实的冲突而烦恼。

    2018年的最后几天,平安夜是在高铁上,圣诞节也在高铁上,新年还在路上,不知何时何处能下车、该下车?

    过了今年我就是奔六的人了,自知也做不了什么太多的事情,自己也该回到真实和平淡之中、自然之中。年末西安秦岭违建别墅整治已告一段落,崇山峻岭中的深宅大院已被拆除,令很多人感到惋惜。建筑师应拥抱火热的生活,大隐于市,回到家闭户即深山,案头乃自然山水。何必追求云横秦岭世外桃园的意境?

    原标题:赵元超|回归平淡

(本文来源:建筑志网    文径网络数据中心:尹维维 刘真 编辑    文径 方俊 审核)

 

特别提示:本页信息来自网络,如有版权及知识产权问题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