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木建筑网首页 > 陕西建筑 > 环境规划 > 水环境艺术设计的审美特征

阅读 1574 次 水环境艺术设计的审美特征

摘要:本文论述了水环境在园林设计中的重要性,从水的流动性、晶莹剔透的性状、和灵动的声音在景观园林设计中的应用和其所营造出的优美意境等方面论述了水景之美。...

水环境艺术设计的审美特征

西安建筑科技大学附属中学  王柔懿  710054

在地球上,水的面积占总面积的十分之七。水源于山谷,流经江河,汇入湖海,是大自然中最壮观、最活跃的因素。自人类诞生以来,水与人的关系真是须臾不可离。它是人类生命的起源。有史以来,人类最灿烂的文化莫不是依偎在水之畔而繁衍生息并光大于世的。非洲尼罗河之水,养育了埃及人民,并孕育出灿烂的埃及文明,成为欧洲文明的摇篮;西亚底格里斯、幼发拉底河两河之水,养育了美索不达米亚地区人民,并孕育出灿烂的巴比伦文明;东亚黄河、长江之水,养育了炎黄子孙,并孕育出灿烂的中国华夏文明。自古以来,城镇村落依水系而建筑,农业耕作依水系而发达,商业贸易随水系而繁荣。随着人类生产力的发展和物质生活的日益充裕,水也从单纯的物质功能状态逐步发展成为具有审美价值的艺术水景。

自然界的水体千姿百态,其形态、风韵、声音都能给人以美的享受。自古以来,人们早已将其视为艺术创作的源泉,把它从自然界直接引入到人类的艺术生活中来。

郭熙说:“水,活物也。”陈从周说:“水,为陆之眼。”造园必须有水,无水难以成园。因为水总给人以清新、明净和亲切的感受,人们都愿意与水接近。

水环境在园林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水环境艺术设计旨在实现人类的生命安顿、心灵润泽与提升,它所呈现的审美特征以多种多样的形式得以实现,既是指水本身,也与水的依附体紧密相连,更是他们之间的整体关系的深层次体现。

人类聚落环境“以水为先”,造园“水为先着”,山水画家“画山先懂水”。从水的真实状态向虚拟的抽象状态的转化,使水具有了物质属性、生态属性、生命属性和精神属性。水的文化属性以不同的侧面,不同的形式得以实现,其中水的哲学意味和审美意味是文化属性中最具有感染力的成分,体现的面也极为广泛。

水环境艺术设计在园林中的体现尤为深刻。由园林的概念放大到城市,对城市品质形成中的水,就从物质的意义中跳跃出来,走向了审美的范畴。所以无论是古村落的水环境艺术设计,园林水环境艺术设计,还是城市水环境艺术设计,水的审美特征都是具有普遍意义的。水具有的“流动之美”、“晶莹之美”、“虚灵之美”、“清音之美”、“集成之美”等都在大千世界中得以展现。

一、流动:水的生生之美

流动,是水永远的性格,流动之水揭示的生生之气历来为人们所称道,这种生生之气蕴含着生命本质的对宇宙观照的典型审美特征之一。这种流动之于静态的对比,于静中求动,空间中体现出时间,流动中展露生机。

先秦的哲人们以水比德,以水教化世人,孔子凡到流水之处必定驻足观看并盛赞其水,《孟子·离娄下》中曾有过这样一段话:

徐子曰:“仲尼亟称于水,曰:‘水哉,水哉!’何取于水也?”

孟子曰:“源泉混混,不舍昼夜,盈科而后进,放乎四海。有本者如是,是之取尔。”

意思是徐子问:孔子多次称赞于水,说:啊,水啊!他认为水有何可取之处呢?

孟子回答道:有源的泉水滚滚往下流,不分白天与黑夜,把低洼的地方灌满,又继续前行,直奔大海。这就是源流的所在,孔子就取它这一点罢了……

孔子比德、义、道、勇赞颂流动的

1-1

水,那种流动之中不分昼夜,逝者如斯,或曲折而缓淌,或居高而直下,或穿山而越涧,或赴谷而勇往……真是多姿多彩,千形万状。

水的流动对园林艺术来讲犹如生命一般。虽是无水不足成园,可仅有止水不能成园林之真趣。水的环境能伏脉龙蛇,势通万里,水之流动使假山显现出真势来。山水想成而使园林生机勃勃。

园林中水的流动呈现多种形态历代文人对其都十分看重。对引水引泉制造园内生生之气,清人袁枚做过这样的描述:“水是悠悠者,招之入户流,近窗凉易得,穿竹韵偏幽。洗手弄明月,浮殇寄小筹。濠梁真可乐,鱼影一庭秋。”

白居易所说的“雇人裁菡萏,买石造潺溪”的风习也是不断得以传承。

1-2

水动则全园动,亭台楼榭,松木花草均在漱玉流辉中浮沉,一泓澹涵,使四周俱通;半源池水,使山体转活。园景的四时变化则会制造出月夕澄波,雨后霞影,晨起青烟、春溜泻落的动人景观。

苏州的拙政园是江南园林中最得水流转之趣者。园以水为主,却不是汪洋洪肆之水,水有源头,泉有脉,随溪涧蜿蜒,分而为池、潭、沼,水脉贯通园中诸景,流动之水将园中其它景致有机结合到了一起。远香堂西部的小飞虹,绕水为梁,这桥廊一体的建筑,绿水荡漾其下,水中影映着桥梁,伴之荷花轻颤,使人有浮空流影之感。循小飞虹而行,绕水而过,便是水阁小沧浪。水阁中流为榭,两面临水,阁榭既似从水中浮然而出,又似临池濯足之形,小沧浪是以水来体现其生命。拙政园的灵魂也是水所给予的。

活水之流动,造就了无以数计的人文景观和文学作品。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兰亭叙》中所记“曲水流觞”的游艺活动,就是创造性地利用了水的流动性。

1-3

这种流动之美蕴含着的是生命精神的存在,是一种宇宙观照的特殊形式,是一种自由理想的韵动寄托。动而生,生而动,动则生机无限。水的流动所展示的生命旋律,将有限的个体还原到了生生不息的宇宙生命流程之中,这是着重生命本体在时间上的表现来说的。从生命本体的整体来说,时间和空间是不可分的。

二、晶莹:水的空翠清纯之美水,清洁纯净,晶莹空翠,历来成为人格精神和心灵境界的映现,成为表达清洁感、脱俗感的中国文人心底恒久不衰的一种美感。

2-1

 水,“当暑而澄,凝水而洌。”在凛冽的寒冬,它凝固成冰而清冷;在温热的天气,天液态洁净而清澄。于世间万物,水所具有的登净本质,能涤选万物,宛如人之冰清玉洁。

2-2

中国的诗学所推崇的清莹之美,由“山泉涓涓而始流”,到位“人行明镜中,鸟渡屏风里”,发展为“谁开一窗明,纳此千顷静。”最后越发越空明,转化为一泓清影,清影中蕴含道境,一篙春水,梅影横窗,万古诗心。如李白的山水诗中虽有飘逸、荒寒、绮丽,但根本的却是晶莹透明之美,他的《金陵江上遇蓬池隐者》中“水影弄月色,清光奈愁何”,表现出对晋人清澈风韵的一种欣赏。他在《清溪行》中也写到:“借问新安江,见底何如此?人行明镜中,鸟渡屏风里。”就显示了李白的人格之美和精神之圣洁。此外,这种思想在李白的《题宛溪馆》中也有体现:“吾怜宛溪好,百尺照心明。何谢新安水,千里见底清。白沙留月色,新竹助秋生。”而这

种“百尺”、“千寻”的清水世界正是李白生命旅途中欣然发现的一片浣濯身心、疏渝尘垢的灵魂止泊之所。  

园林中,清澈明净之水常成为景观的核心。北京北海东岸的画舫,其主体建筑内中“空水澄鲜”的匾,就取自谢灵运《澄江中孤屿》的诗意。画舫斋前的小方池,四周有斋、轩、室、廊、面面环绕,空水澄清,云日辉映。扬州瘦西湖的“澄鲜水榭”;北宋颐和园里谐趣园中的“引彦”、“洗秋”、“澹碧”、“谌清轩”、“澄爽斋”等都是晶莹水体的命名。

水之晶莹犹如玉一般,而玉有湿润晶洁质地和光泽,这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绚烂之极又归于平淡”成为古代艺术审美的最高境界。宗白华也指出:“中国向来把玉做为美的理想。……可以说,一切艺术的美以至于人格之美,都趋于玉的美:内部有光彩,但是含蓄的光彩,这种光彩极绚烂,又极平淡。”水之晶莹,犹如中国的陶艺以清澄幽邃为上品,中国的音乐以清明象天为至乐,中国的诗歌以山水清音为佳赏,理所当然,这种晶莹之清就成为民族心源之美所在。

三、虚灵:水的飘逸洒脱之美

3-1

“上浮天际,水隐灵居,窈冥恍惚,盖取诸虚。”这是尤侗《水哉轩记》中的一段话,真实、变形、虚幻,是水中倒影之美,在水波荡漾之中,形、影、色、光无不摩荡,无不幻化,似水月镜花不可凑泊,这便是水的真假莫辩、虚幻不定之美所在。水之虚灵,车尔尼雪夫斯基的审美描述可见一斑:

水,还由于它的灿烂透明,它淡青色的光辉令人迷恋;水把周围的一切

如画地反映出来,把这一切屈曲地摇曳着,水是第一流的写生画家。水由于它的晶莹的透明而显得美。

3-2

水的这种反射光辉,反映万物,尤其在水平如镜,静练不波时所收纳万象于其中,一经微波,或夸大或缩小原来的物象,使水中之影捉摸不定。例如水里“广寒”,水中的月影,这种虚灵之美经历代文学家的颂诵,达到了一种至高的境界,形成了一种水里广寒的特殊审美视角。

水所具有的这种虚灵之美,在中国古典园林中有如载滢《补题邸园二十景·凌倒影》诗序中所写:“值风静波澄,则水底楼台,历历可鉴。幻耶?真耶?非笔墨所能道也。

水的这种虚灵之美在中国传统的审美观照中正好符合艺术家鄙视实用功利的世俗审美观,而从特定的时空中移出物象而观其永恒,以心理时空融会其自然时空的观点。自然物“舒卷取舍,如太虚片云,寒塘雁迹”, 犹如音乐家“目送归鸿,手挥五弦。俯仰自得,游心太玄。”         

水的虚灵之美是一种特殊的审美放应,是无中之有,有中之无,静中之动。虚实一种物境的幻化,也是审美主体人的心灵的一种自由放飞,正如吴宽《书画鉴影》中所说“胸次洒脱,中无障碍,如冰壶澄澈,水镜渊渟。”这种虚灵对于审美主体在宁静的心灵中涌起深层的活力,艺术的精灵在从容洒脱的情境中自由地飘飞提供了心理基础。虚而静,静而远,远而自致广大,自达无穷,可以玄鉴天地万物;虚则静,静则空,“空则灵气往来”;虚则静,静则灵,灵则神思飘逸,忘情玄境,心与宇宙参会,达到最广大的心灵空间中的情谊跃迁。

四、清音:水的律动音色之美

4-1

水环境艺术设计常常通过流水,滴水等不同手段,模拟自然中的清泉,形成特殊的听觉效果。

水的游移、流动和不确定以及洁净等众多特性为文学、艺术提供了绝佳的描写和描绘主题,历史上对于水的佳篇名作或由水而引发的种种情思所营造的不同意境更是俯首皆拾,水的这种意境之美通常以文学或艺术的形式为载体得到了实现。如杨徵之的《寒寄郑起侍郎》中的两句诗:“水隔淡烟修竹素,路径疏雨落花林。”

水的形态变幻多姿,而声响是水运动的状态下最为丰富的语言之一,其中“雨”是最优美、最典型的影像之一,它是水传递给人类听觉的清音之一,它是所有感伤意境中最为突出的一种。早期的中国诗里就有了“咏雨”,如殷代四方受年的卜辞云:

其自东来雨,其自西来雨。

4-2

水世界意境之美不仅在听其声,更在观其形,赏其色,水的空翠、清莹,悠远和涟涟所呈现的亦真亦幻的迷人境界永远也道之不尽。

园林水环境的设计中,对于自然界中水之汪洋、潺缓、回环、喷薄等多种形态之声都有创造性的再现和审美模拟,并留下许多耐人寻味的美得意境。如杭州的西湖,广阔的湖面一望无垠,空阔的意境美跃然眼前并侵入脑海。

园林的水面一旦经微风轻吹,更是涟漪四起,别有一番景致,正是“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绿色翡翠洒满春池,岂能不让人流连忘归。

雨中的回乡之路,清泉旁的纵横遐想,绿波中飞起得一群白雁,空寂的潺潺山涧,千里冰封的雪世界,还有万里碧波的海的家园,这水的意境之美真是无所不在,人类语言实在不足以表达尽其美所在。

五、创生:水环境的集成之美

水环境艺术设计往往是以复合的形态展示在世人面前,其形式千万变化,其水质“色碧、味甘、气香”,水在方则方,在圆则圆,刚柔兼备水还随四级的变化而各成妙境:“水在四时之色,随四时之气。春水微碧,夏水微凉,秋水微清,冬水微掺”。(韩拙《山水纯全集,论水》)

春之水、秋之水最为有韵味。白居易的《忆江南》中“春来江水绿如蓝”,一展一碧如洗万里春天;秋水则含蓄悠远:“天水碧,染就一江秋色”。

冬水则是水之极致,因为冰雪世界之美是水的一种近乎完美的境界。雪花纷纷扬扬、飘飘洒洒而悄无声息,山如玉簇,林如银裹,凝固之水所构成的冰的王国更是晶莹剔透,美不胜收。

人类对于这种特殊的水的形态所形成的环境氛围赞赏有加,并且不断的将人文的创造与自然的因素巧妙结合,形成了诸如雪上运动、冰上运动以及冰、雪雕刻艺术等国际性的活动。

界既洁白晶莹,也纯净清寒,唐人柳宗元的一首《江雪》就描写了大学环境中的这种幽寂之美: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4-3

水的综合美在人与生俱来的亲水性中体现得非常突出。碧绿的水色,甜美的水质,适度的水温,总使人有投入其中的欲望。甜美的水质,适度的水温,总使人有投入其中的欲望。

温泉是人们最乐于与之共舞的水环境之一,世界各地各式各样温泉是水环境艺术设计作为旅游资源开发利用的一个重要内容,沐浴在泉水中,那种肌肤与温泉的互融之感是视觉无法替代的触摸之美。而唐代诗人白居易的《长恨歌》里对沐浴华清池中的杨贵妃的一段描写最能得以说明: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待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嬉水之乐无论对成人还是对儿童都是同样的享受。世界各地的水上乐园的不同玩水形式都是把人与水构筑为一个共同体,让人充分享受冲水、冲浪、滑水、游泳等一切水上运动。而城市中心的一条小溪,银丝般的水柱,与音乐同舞的喷泉,都会使都市人心身愉快,精神获得自由的飞翔。

水环境艺术设计通过多种形式展示其自身的魅力,这种美将成为一种永恒。

参考文献:

[1]金学智 《中国园林美学》,第二版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

[2]陈志华 《外国造园艺术》,河南科学技术出版社。

[3]陈六汀 《艺术之水》,重庆大学出版社。

[4]黑格尔 《美学》(第一卷),北京商务印书馆。

[5]姚奎祥 《水:生命的源泉》,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

[6]朱钧珍 《园林理水艺术》,中国林业出版社。

[7]周维权 《中国古典园林史》,清华大学出版社。

[8]何柏松 《中国水崇拜》,上海三联书店。

[9]章尚正 《中国山水文学研究》,上海学林出版社。    

(本文来源:陕西省土木建筑学会     文径网络:刘军 吕琳琳 尹维维 编辑   刘真 文径 审核

关于 环境 设计 审美 特征 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