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8毕业设计

土木建筑网首页 > 毕业设计 > 优秀设计 > 河南内黄三杨庄汉代庭院遗址博物馆设计

阅读 5437 次 河南内黄三杨庄汉代庭院遗址博物馆设计

摘要:三四号庭院遗址相邻25米,其中以田垄相隔,对其的保护与展示不仅是庭院遗址本身,还有它们与田垄的关系,用以再现汉代庭院式建筑的规划布局。方案以三四号庭院遗址为研究对象,在其上建立遗址博物馆。建筑形态融合与遗址外环境,并建立地上景观标记,地下原址展示两套保护展示方式的叠加。...
 
 
河南内黄三杨庄汉代庭院遗址博物馆设计
 
(西安建筑科技大学  建筑学专业  陈曦毕业设计 2010年)

河南内黄三杨庄汉代庭院遗址博物馆设计效果图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1972年10月在巴黎的第十七届会议上通过的《保护世界文化遗产和自然遗产公约》中,认为古迹(或文物),建筑群和遗址共同构成了文化遗产的主体,其中为遗址下的定义是:从历史、审美、人种学或人类学角度看具有突出的普遍价值的人类工程或自然与人的联合工程以及考古地址等地方。现阶段,“遗址保护”已经成为全世界关注的焦点问题,它的发掘、保护和传播代表着人类文明的完整性。
 
一、项目概况
    1.1遗址概述

    遗址分布图
    三杨庄(汉代聚落)遗址位于河南省内黄县梁庄镇三杨庄村一带,遗址的面积较大,超过5平方公里。该遗址系因黄河洪水泛滥所形成的灾难性遗址。该聚落地处当时黄河附近,因黄河的某一次大规模洪水泛滥而淹没,后来成为黄河河道的一部分,逐渐被淤沙深埋(距现地表深4~5米),因而整个聚落遗址得以完整保存下来。

    该遗址为我国首次考古发现的汉代农村类聚落遗址,发现的遗迹有庭院(含主房、厢房、水井、厕所、院墙、池塘、边沟、树木等)、耕作农田、道路等,出土有较多数量的当时居民生活实用物品(可分为石器、铁器、陶器等)。由于遗址内的各类遗迹为洪水浸泡所形成(未受洪水激流冲激),所以,各类房屋建筑的瓦顶仍部分保留有倒塌前在原来屋顶上的扣合时原状,耕地也保留着当时耕种后的原貌。还有一些其它遗存需进一步确认其性质。
 
    目前在该遗址已发现汉代庭院21处,并对其中四处庭院的坍塌原状进行了全部或局部揭露清理(未作解剖)。这四处庭院均为二进院布局,坐北朝南,方向一致;都有自己的水井和厕所;相距最远为500米,最近的两处庭院相距约25米。庭院之间是农田。这四处庭院可分为两类,一类由主房和厢房两座建筑组成,另一类则有主房与多座厢房组成。
 
    1.2遗址环境
    1.2.1地理位置:三杨庄(汉代聚落)遗址位于内黄县的南部,向北距内黄县城30公里,向东距濮阳市区25公里,向南距滑县城35公里,向西距濬县城30公里,西北与颛顼、帝喾二帝(五帝中的第二和第三帝)陵相邻。
    1.2.2地形地貌:地处太行山东麓平原,属黄海冲积平原,亦系华北平原的一部分。地形平坦,起伏较小,海拔51米。地处黄河故道,沙土厚积,现地表沙岗连绵起伏,特别是北岸有众多沙丘。
    1.2.3社会背景:遗址分布于河南省安阳市内黄县粱庄镇三杨庄、二杨庄、靳庄三个自然村;有常住人口0.45万人,无流动人口。
    1.2.4历史沿革:地处黄河故道,历史上硝河(黄河改道南移后在原故道形成的河流)从三杨庄村西南向东北流经,由于河道地势低洼,常年积水,两岸许多区域沙土厚积,特别是北岸的众多沙丘。因而,这里至今也显得人烟稀少,较为偏僻。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开始,国家在这里大规模封沙育林,广植刺槐,沙丘得以固定和绿化,到现在仍然保存有几万亩的槐树林。
    1.2.5环境考古: 遗址内的地层堆积呈典型河床淤泥与淤沙交替层状堆积形态,这与历史上黄河在北宋以前长时期在此地流经相吻合。黄河在汉代以后,为这一区域普遍带来了厚达5米以上的淤泥和淤沙。(以第一处庭院地层堆积为例)在汉代地面以上有超过2米厚的淤泥与淤沙交替堆积层,特别是紧贴汉代地面的这一层红褐色淤泥层最厚,约25厘米的;接着是厚约80厘米的唐宋时期的地层;再往上为近2米厚的纯淤沙层和淤泥层及现代耕土层。
 
    1.3 价值评估
    1.3.1历史价值:首次揭示了反映汉代中下层民众生产、生活状况的庭院与生活环境,填补了考古学研究的空白。为研究汉代的基层社会组织结构提供了绝好的实物资料。
    1.3.2社会价值:三杨庄遗址首次揭示了黄河中下游地区普通民居的建筑工艺和建筑技术,同时,首次实景展示了黄河中下游地区农耕技术和农业文明,它所拥有的文化遗产价值具有突出的教育意义,并可对地方的生态保护和旅游发展产生积极的促进作用。
 
二、项目分析
    2.1遗址区现状分析
    2.1.1本体保存:三杨庄遗址本体保存的真实性很好;完整性因硝河河道在遗址区内穿过,因而受到一定程度的破坏;延续性则受到三杨庄等周边附近村落耕地和建设用地扩张趋势的威胁。
    2.1.2环境保存:三杨庄遗址的遗产环境中,地形关系基本保存,地貌受到现代村落建设的一定破坏,水域生态系统较历史环境改变较大(曾经为黄海故道),与之相关的原生植被品种留存较少。
    2.1.3保护现状:为保护遗址不受外界环境的侵蚀,挖掘出土的遗存已全部填埋,有待下一步考古发掘及研究。并在第二处遗址上动工建设以保护为主的展示棚。同时,引水工程准备改道进行,在已挖掘的硝河河道内进行了绿化种植。出土文物保存于考古工作站和博物馆。
 
    2.2遗址分布区分析
重点遗址分布区
一般遗址分布区
遗址可能分布区
该遗址内的重点遗存为一座座单独分布的汉代庭院,庭院周围为耕作的农田和道路。目前已经发掘的四处庭院遗存均位于三杨庄村北约500米处硝河河道内
该遗址内普遍存在有汉代耕作农田遗迹。这是中国目前发现的最大面积的古代农田遗存
该遗址可能以三杨庄村为中心,面积超过5平方公里
 
    2.3各庭院遗址研究
    2.3.1第一处庭院遗址
    位于三杨庄村北约500米。只对已暴露于河道内的该庭院遗存部分进行了初步发掘清理,清理面积400余平方米。在本次发掘的范围内,清理出的庭院建筑遗迹有庭院围墙、正房的瓦屋顶、墙体砖基础、坍塌的夯土墙、未使用的板瓦和筒瓦、建筑废弃物堆积、拌泥池、灶、灰坑等。出土有一些轮盘、盆、瓮等陶器。该庭院的其他部分目前仍未揭露。
    2.3.2第二处庭院遗址
    位于三杨庄村西北,距第一处庭院遗存约500米,距二帝陵也大约为500米。该处庭院遗址揭露较为完整,遗址总面积近2000平方米。庭院的平面布局从南向北依次为:第一进院南墙及南大门、东厢房、西门房,第二进院南墙、南门、西厢房、正房等。南大门外偏东南约5米处还有一眼水井及通往水井的用碎瓦铺设的便道,水井壁系小砖(与房基用砖相同)圈砌,井口周围用同样的砖铺砌成近方形的低井台;水井的周围还分布有较多的水槽、盆、瓮等陶器(有的可能因残破而废弃),石磨等石器;水井西侧约5米处,有一处可能为编制竹席或草席类物品的遗迹。庭院西北角有一处带瓦顶的厕所。在庭院的西侧,还清理出一座形状规范的圆形水池。在该庭院遗址内及南大门外、水池内,清理出大石臼、小石臼、石磨、石磙等石器,陶水槽、碗、甑、盆、罐、豆、瓮、轮盘等陶器,铁犁、釜、刀等铁器;主房瓦顶东侧表层还初步清理出带有“益寿万岁”字样瓦当的筒瓦数件;二进院内西部地面初步清出3枚“货泉”铜钱。
 
    2.3.3第三处庭院建筑遗址
    位于三杨庄村北,距第一处庭院遗存近100米。该庭院建筑遗存揭露得也较为完整,面积大致为900平方米,庭院的平面布局从南向北依次为:第一进院南墙及南大门、南厢房,第二进院墙、正房等,庭院东西两侧有墙。庭院东西墙外分别有一条宽窄、长度大致相同的水沟,西侧水沟分为南北两段。南门外西侧有水井1眼,井壁部分用砖及砌法与第二处庭院的水井相同,只是没有砖铺的井台。庭院后有一小的建筑遗存,目前推测可能为厕所。正房后还发现有2排树木残存遗迹,从清理出的残存的树叶痕迹初步判断,多为桑树,也有榆树。南厢房版筑夯土南墙(也为整个庭院的南墙,已经倒塌)的块状大小清晰可辨。特别是在该庭院的东西两侧水沟外和后面(北侧)清理出有排列整齐、十分明晰、高低相间的田垄遗迹,田垄的走向有东西向的,但多为南北向,田垄的宽度大致在60厘米左右。有迹象表明,在南门外不大的活动场地南侧,也为农田,且有一条不宽的南北向与外界相通的道路。在庭院内外的地面上散落着石碓、小石臼、陶瓮、陶盆等遗物,同时还发现有半枚“货泉”铜钱。
 
    2.3.4第四处庭院建筑遗址
    位于第三处庭院遗存东25米处,大致东西并列,尚未完整清理与揭露。平面布局接近第三处庭院遗存,只是西侧未有边沟,而是有一行南北向的树木;院后有一附属遗迹,与第三处庭院遗存类似,可能为厕所。厕所后也种植有树木,并有一方形坑。
 
    第三与第四处庭院之间没有发现明显的相通道路,为带有地垄的农田,田地内发现有车辙痕迹及牛蹄痕迹,田垄高低相比不如第三处庭院西侧和北侧的清晰。
    另外,在第一处庭院遗存与第二处庭院遗址之间的原开挖渠道内,还发现有两处汉代庭院遗存。在第一处庭院遗存东约1000米的渠道内另外发现有一处汉代建筑遗存。经过2005年在遗址的一部分区域内所进行的考古钻探,发现有若干条汉代道路和遗迹。
 
三、项目构思
    3.1遗址区的保护规划
    3.1.1整体规划思路:
    由于遗址分布区域大,探明区及考古程度有限,所以目前整个遗址保护实施范围应为重点遗存分布区;其他区域以环境的整体调控为主,为下一步的保护规划预留空间。整体保护的要有从大遗址到遗址(大文物)再到文物(可移动文物)的递进性。
 
    3.1.2保护展示方式:
    整体可采用遗址公园的模式,以本体封存回填、地面标记为主;局部可留有现场实物展示窗口;选择性建立馆舍型博物馆用于陈列展示和遗址本体展示及复原展示。
 
    3.1.3整体规划策略:
    1. 整个保护区以四处庭院遗址及河道为核心,尊重周边现有农田及林地环境。因为三杨庄遗址的保存的,不仅仅应是一个个独立的庭院结构,更应该保存一个完整的汉代村庄的信息,所以整体的规划布局,应在原有环境机理的基础上整合田垄、林地的自然景观,并反映出各个院落遗址之间的关系。
    2. 外部道路规划考虑到其与二帝陵的关系,应从通往帝陵东西向道路延伸过来,在二号庭院遗址西南侧作整个保护区入口及停车场。内部道路作有二号庭院遗址到一号庭院遗址的道路环线。停车场面积和道路宽应根据游客容量确定。
    3. 原河道对遗址体本身有较大的负面影响,但它同时也是整个大遗址区变迁记录的体现。可以很好烘托出该遗址区的环境氛围。所以原规划的硝河疏浚工程应该改道处理,保存现有河道已挖掘状态,并在此基础上建立景观廊道(沿河道步行道路),连接四处庭院遗址。
    4.由于各庭院遗址的发掘都不完全,下一步的清理及解剖工作还没展开,所以仅选取一处或两处发掘较完整,并具有展示价值的遗址坑作保护展示馆。其余的遗址坑可在考古后可进行回填标记处理,或仅在周边留有可观看的走廊视窗。对于现阶段不准备清理的遗址可以用地面标记的方式处理。
    5. 各遗址坑均需要管理用房,并可结合展览休息空间使用。
    6. 遗址博物馆主体除要满足覆盖保护遗址之外,还要具有陈列展示可移动文物的空间,用于考古研究的功能空间,和其他附属功能空间。
 
    3.2遗址博物馆单体设计
    3.2.1形态构思
    遗址外环境多土丘,与遗址有很好的视线及夹角关系,建筑形态由此形态衍化而来,能够很好的融于当地的环境,烘托遗址区的整体气氛。
    3.2.1布局构思
    遗址庭院为重点保护区域,田垄保护区在其外圈,建筑沿田垄保护区外沿布置。三四号坑的展示研究部分都在外圈成L型布置,中部可用悬挂的方式做连廊将三四号连接起来。
    3.2.2总平面设计
    道路沿遗址坑成L型布置,在与东西向道路相接处设置入口广场和停车场,出口设于与南北向道路相接处。上层作景观平台,标记对位的下部遗址信息。出入口均设在一层,遗址坑展示在地下层。整个参观流线绕两个遗址坑环线布置。
    3.2.3平面设计
    建筑体块由两个L型和中部的交通连廊构成,西侧的L型为公共展览区部分,东侧L型地下部分为办公区,上层也为展览厅。空间流线按建筑形体由地上到地下再到地上形成连贯的展开:序厅——坡道——三号遗址大厅平台——出土文物展厅——遗址上连廊——四号遗址平台——遗址栈道——观外部水井平台——后续展厅。为取得观看遗址的多角度,从遗址整体俯瞰到细部近看,设计了不同标高的平台、展廊的串联型设计。
    3.2.3新技术应用
    由于遗址范围大,采用汉阳陵中所应用的桥梁技术——密肋梁(梁高1000,宽300,间距1000)以减小梁的高度,取得最大的室内净高。中部连廊部分采用悬挂技术,挂于大梁下,两端搭载剪力墙上(厚600)。
    3.2.4主要经济技术指标
    用地面积:14500平方米
    总建筑面积:8390平方米
    展览区面积:3140平方米
    研究办公面积:680平方米
    遗址大厅面积:4390平方米
    绿化率:53%
    容积率:0.58
 
参考文献
1、刘海旺“河南内黄县三杨庄汉代庭院遗址”,《考古》,2004年第七期
2、刘海旺“河南内黄三杨庄发掘多处西汉庭院民居”,《中国文物报》,2006年1月13日
3、河南省文物局,“专家畅谈河南内黄三杨庄汉代农田和庭院建筑遗址”,《中国文物报》2006年2月17日
 
(本文来源:陕西省土木建筑学会  文径网络:文径 尹维维 编辑  刘真 审核)